如何从康复者血浆中快速找到新冠抗体?专家释疑


与此同时,伊朗石油还在遭受国际油价下跌的打击。3月31日,伊朗的重质原油已经跌至不到14美元一桶。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在黑市上,伊朗里亚尔兑美元已经下跌了50%。

此前,伊朗破天荒首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申请50亿美元紧急贷款应对疫情。但外界普遍预计,美国将投出反对票。

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Iraj Harirchi)表示,从外地返回德黑兰上班的民众可能将病毒带回德黑兰。

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随着新冠病毒肆虐,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华盛顿邮报》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卫生专家、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

3月末,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即使如此,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模型测算显示,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

1月22日,在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特朗普接受CNBC采访时,第一次回答关于新冠病毒的问题,面对是否担心潜在病毒大流行的问题,特朗普说:“No,一点儿也不,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美国只有一个从中国回来的人感染。一切都很好。”

周六,在波斯新年假期结束的第一天,社交媒体上放出的照片显示德黑兰部分道路已经出现了大堵车。

除此之外,从11日起,全国三分之二的公务员需返回工作岗位,另外三分之一可继续在家办公。

受长年制裁和美国重启制裁影响,伊朗无法动用其在国际银行的现金储备,也没能获得国际援助贷款,更无法在全球资本市场发行债券。

伊朗卫生部5日通报,过去24小时,伊朗新增确诊病例2483例,新增死亡病例151例,累计治愈22011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