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 TVB宣布举行47届的"香港小姐"停办一年


第378例病例于2月16日至3月29日前往印度尼西亚探亲,返台后进行居家检疫,于4月1日出现咳嗽症状,4月4日因身体不适就医,经诊断有呼吸困难、发烧、全身倦怠无力及肺炎等情形并收治住院,5日由医院采检通报,于今日确诊。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因新冠肺炎病情恶化而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已联系制药公司为约翰逊提供帮助。不过,约翰逊的发言人婉拒了特朗普的提议。

▲1月23日10时,武汉市关闭离汉通道,实施封城管理。图据新华社

在西方国家,只能做相对简单的事,比如在疫情还很不明朗时就主张复工,宣扬“拐点来了”,使防控形势面临反复恶化的巨大风险。美国股市大升大降,其实是市场对形势焦躁、恐惧的折射。中国不能这样,我们的恢复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过的路,决不能回过头来再走一遍。

未来的战斗会相当复杂,我们要同时追求几个目标,它们至少看上去有时候会是矛盾的。中国要想把好不容易获得的战略主动性保持下去,我们就必须有能力把复工复产复消费与继续抗疫结合、统一起来。做不到这一点,真正的胜利就不会在前面等着我们。

我们必须要有逐渐让武汉正常化的勇气,依靠已经建立起来的防疫体系控制住武汉有可能尚未完全排查干净的风险。必须看到,这个世界已经很难把病毒排除干净了,追求绝对安全不再现实,我们需要有能力与风险并存,抑制住不让它发生破坏性失控,构建起我们新的生活。如果说当前状态下的武汉仍然不能够逐渐复工复产,它不百分之百安全就继续封着,坚持这样的标准长期看完全不现实,它有可能导致其他严重问题。

中国人在心理上要更加强大起来,不再因为某地出了新的病例就神经紧张得不得了。各地政府则要在推动复工复产的同时,眼睛对疫情的每一个苗头永远睁得大大的。这是对中国全社会极其严峻的综合考验。

据报道,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称,岛内新增本地病例为一名30多岁女性(第379例病例),近期无出境史,平时活动地以住家及周边地区为主。患者于4月4日出现发烧、流鼻水症状就医,由医院采检通报,于今日确诊。台卫生单位已初步掌握接触者共21人,包括患者同住家人及就医接触者等,将持续调查患者是否有其他高风险暴露史,以厘清感染源。

在得知约翰逊转入重症监护室后,特朗普当地时间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己联系了两家顶尖的制药公司,他让后者直接联系伦敦方面。但特朗普没有透露他所指的公司或药品。“商业内幕”的报道特别指出,此前特朗普曾大力宣传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与抗生素阿奇霉素结合可以治疗新冠肺炎。武汉定于8日零时开放离汉通道,在武汉实施“封城”76天之后,这一时刻终于到来。官方没有把这一重要时刻当成“胜利”来宣扬,而是强调“零新增不等于零风险,解封不等于解防”,传递出的信号是要给人们的兴奋降温。

中国人现在既要打开武汉城,又没有彻底放心,之前湖北省“解封”又确实出了个别新的病例,我们就是这样有些“矛盾着”在往前走。舆论中实际上也有两种声音,分别反映担心和对全面恢复经济的期待。武汉人有的欣喜于“终于熬到头了”,也有些人抱怨“解封”不彻底,武汉的管控并未完全放开。

什么叫把它们有效统筹起来了呢?最基本的标准是:中国的复工率达到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的最高水平;中国不再发生疫情的较大规模暴发,零星的感染链出现在所难免,但每一个感染链都能够被及时掐灭,全国防控形势总体保持稳定。